当前位置:主页 > 小财神资料 > 正文

廉德瑰:安倍想“外交总决算”难!

发布时间:2019-04-19作者:admin来源:本站原创点击数:

?

  从去年9月到今年新年伊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出了“战后日本外交总决算”的口号。这不禁让人想起上世纪80年代中曾根康弘提过的“战后政治总决算”,当时中曾根认为日本应该摆脱那种只依靠日美安保体制以实现经济发展的“吉田路线”模式,他主张日本应该实现自主防卫。当中曾根成为首相之后,他却不得不面对现实而继续坚持日美安保体制,不过他的内心并未改变,2013年时还作了一首“修宪诗”,其中抒发了“遵守麦氏宪法,就是成为麦氏仆人”(“麦氏”指麦克阿瑟)的情怀,可见他初心未改。当时中曾根还以首相身份参拜了靖国神社,这也是他打破战后禁忌,进行战后历史总决算的一环。2006年,同样是自民党的安倍第一次执政,提出“战后体制总决算”,就是要摆脱战后体制,与中曾根的“总决算”一脉相承。

  然而,不管是“战后政治总决算”还是“战后体制总决算”,其最终目标是要摆脱日美安保体制,推翻“麦氏宪法”,也就是要对二战后的秩序做颠覆性修改,但是这对日本的历史修正主义者来说还是很难如愿以偿的。相比之下,安倍最近提出的“战后外交总决算”是通过渐进方式摆脱战后体制的途径,因为《旧金山和约》只解决了战后日本与所谓“民主阵营”之间的战后处理问题,日本与苏联、朝鲜和中国之间至今仍然存在法律和感情上的隔阂,战后处理还未完结,无法走出二战的阴影。尤其是对于日朝关系正常化和日俄和平条约问题,首相安倍晋三和外相河野太郎都称之为“二战后的残渣”。于是,日朝关系正常化、日俄和平条约和开辟中日关系新时代问题,就成了安倍今年外交的重要课题。

  日俄关系的症结是和平条约问题。日俄和平条约至今未签署,障碍是领土问题,日苏之间曾于1956年宣布战争状态终结并恢复外交关系,但由于领土问题未解决,至今没有签署和平条约,战后处理还未完结。在当前阶段与俄罗斯的接触和对话中,日方主张开展“共同经济活动”,迫使俄罗斯默认两国之间存在领土问题,但俄方态度仍然强硬。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1月14日会见河野太郎时指出:如果日本不承认包括南千岛主权属于俄罗斯的二战结果,和平条约谈判将难以有进展。他还说:不接受日本根据国内法将南千岛称“北方领土”的做法,从而首次表明俄罗斯对日本称“北方领土”的不满。

  日朝关系的核心是绑架问题。客观地看,日朝之间存在历史问题、核问题等感情和安全问题。日本强调绑架问题、核问题和弹道导弹问题,把这些问题视作事关日本安全的问题,不解决这些问题,两国关系难以正常化。但核问题和导弹问题并不仅仅是日朝之间的问题,也是朝美之间的问题,朝美之间不达成协议,日朝之间也难以走出核困境。其实,涉及日朝双边关系的是历史问题和绑架问题,朝鲜认为日方应该就殖民统治进行道歉和赔偿,特别是对于日本主张的绑架问题,朝鲜认为早已经解决,是日方出尔反尔,用绑架问题抹黑朝鲜。日本不能使朝鲜在绑架问题上让步,日朝关系就难以实现正常化。

  中日关系的课题是如何开辟新时代的问题。中日两国以邦交正常化与和平友好条约为标志,已经从法律上解决了战后处理问题,但是还有历史、台湾和领土问题存在,不能说完全走出了战后。安倍提出了新时代中日关系三原则,有意使两国关系进入“由竞争转向协调”的新时代,成为互不威胁的合作伙伴,并促进自由公正的贸易。但如果安倍的“新时代”不是建立在解决争议问题基础上,那就将是空中楼阁,没有政治保障,好看但不管用。所以,中日如果共同合作,开辟新时代,还必须遵守已有的承诺,即遵守四点原则共识和四个政治文件精神,否则难以让人相信日方真的有诚意。

  安倍在去年9月曾说,东亚还残留着冷战的残渣,比如绑架问题、核问题和导弹问题、中日关系的“正常化”和日俄和平条约的缔结问题。在今年元旦演说中,安倍列举了这些问题后再次强调了“战后日本外交的总决算”,然而对于日本外交来说,“总决算”的最大悬案是日美安保体制问题,美军基地遍布日本领土,很难说日本已经走出了战后。尽管2016年5月安倍邀请奥巴马访问广岛,但并未听到美国人的一句道歉,阴影还继续笼罩在日本人的心里。

  况且,日俄和解可能破坏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平衡”,美国不会听之任之;半岛问题从开始就不是日朝之间可以解决的;即使中日关系有改善的趋势和必要,一旦操作不慎,还会被内外势力所利用。日本要摆脱追随美国的“吉田路线”谈何容易,安倍所谓“战后外交总决算”虽然上了路,但目前来看仍然只是一个愿景,未来恐怕也是一个要长期在路上的过程。(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买马开奖结果查询今晚,http://www.rzznp.com

????????? ?
?

上一篇:铭万八方通宝再升级 实力“小财神”成老板沟通首选

下一篇:安倍新年感言谈及中美俄 称将推进战后日本外交“总决算”